2018年校友文萃
您的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 > 校友文萃 > 2018年校友文萃 >

思念在清明——为父寻亲----林少瑜(福州)高中78届【校友文萃】

上传时间: 2018-04-09  【字体:

思念在清明
——为父寻亲
林少瑜 (福州) 高中78届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尽管一生历尽坎坷,却很少在儿女们面前叫过苦说过累。我长大成人工作后,特别是到省城工作后,与父亲见面的时光甚少。在人前最常听到父亲讲的一句话就是:“以前让儿女们受苦了,特别是我大儿子”,在电话里最常听到父亲讲的一句话就是:“傻儿子,你要注意身体,我和你妈妈都很好……”只有在电话里听到他气喘的声音,追问下才说一点小感冒,没事啦。其实我知道,是爸爸常年在矿山工作落下的职业病又发作了……

    小时候偶尔听妈妈说过,其实父亲是在七八岁的时候从隔壁镇的一个谢姓人家过继到现在的林家。当时,谢、林两家长辈子都在南洋经商认识,后来谢家家景不好,加上长辈又熟,林家长辈(我的林家奶奶)喜欢老实憨厚的父亲,就到麦田找到正在拔草的父亲,带他到林家……至于后来的事情,父亲从不谈起。只知道林家奶奶十分疼爱爸爸,培养父亲读书。新中国成立后,父亲考上厦门大学。后来,奶奶又去了南洋,我从未见过。

    父亲逝世以后,父亲的身世更是一个谜。我常想:“父亲的家乡在哪里?他的亲人今在何方?父亲一定惦念他们!”也许是上天的眷顾,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家乡的几个客人,聊天时我说起父亲家乡的大概情况,竟然有位客人与父亲老家兄弟是同村人,且是邻居,并当即联系上父亲的弟弟,通了电话!我与叔叔讲了一会儿电话,泣不成声…… 我为父亲找到了亲人,可以告慰一下父亲在天之灵。

    我和叔叔相约过些日子相见!

    今年清明节,祭拜父亲后。我让弟弟、妹妹先回家陪妈妈,我与朋友约好,带我到父亲的老家拜会亲人。

    当天下午,在朋友的引导下,到省道旁一个闽南古镇。步行穿过热闹的街巷,绕过田地、民宅,来到不远处的田边座落着一幢红砖黑瓦的闽南老式建筑。朋友说:“这就是你父亲的老家!你叔叔中午听说你要来,就一直坐在门头等你!”瞬间,我的热泪盈眶。真是血浓于水,血脉相通。走十余米的水泥小路,就进入大门,只见一位年迈的老人颤悠悠地站立起来,紧握着我的双手。这位老人就是父亲的弟弟,他的手在颤抖,我的眼在流泪。在周边陪伴的人和朋友的劝说下,老人再坐在椅子上,我坐在老人身边。手依然紧握着……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想起了孩提时,曾经有一年正月时,父亲牵着我的小手,踩着田埂、小道,来过这里。那天阳光很灿烂,在天井旁的厢房里,大人们在聊天,我很开心地吃着寸枣等糕点。我只当作是父亲带我走亲戚而已。还记得不远处有个保健院,边上有个石头砌成的水渠,房子在田中央…… 临别时,塑料袋里装着许多鸡蛋。有生鸡蛋、熟鸡蛋,马大哈的我不小心打破了几个生鸡蛋。那时候生活都困难,把好的都给我,这可是亲人的一片情意!

    在叔叔、婶婶的讲述中,知道我父亲的生父姓谢,也就是我的谢家爷爷以前随二伯父在南洋经商。年轻英俊的爷爷爱上了当地的姑娘(后来就成了我的奶奶),二伯父见他们这般恩爱,无奈之下叫爷爷和奶奶回家乡。美丽的奶奶是南洋人,皮肤较黑,卷发,性格内向,沉默寡言。随爷爷到闽南老家后,与家人、邻里语言交流不畅,更是言语少之又少。奶奶的生活习惯中不会用筷子,只会用手抓饭吃。父亲有三兄弟,爸爸排行老二。三兄弟的长相、皮肤与奶奶十分相似。特别是老大。我此刻才明白为什么父亲皮肤偏黑、卷发。也才知道,当年处于战乱时期,生活太艰难,谢家爷爷才决定把父亲卖给林家。当林家奶奶来带父亲时,父亲很伤心,躲在他大哥的床下不出来。后来在谢家爷爷的威逼下才无奈从床下爬出来,跟着林家奶奶走了。爸爸那时已经八岁了……

    浓浓的亲情,把我融化在爱的时空里。讲不完的知心话,说不完爸爸当年的往事。我百感交集! 体会了父亲当年对往事的只字不提。要是父亲此刻也在,感受一下这浓浓的亲情!得知家里人对他的思念,体会一下亲人的爱,父亲一定是百感交集……

    告别叔叔等亲人走出屋外时。天空飘落小雨。小雨点落在老厝的红砖、黑瓦上,落在四边的田地上,也落在我的脸上。泪水与雨水融化在一起……

    我想,这雨水一定是父亲的泪水!他一定为我找到他的老家和亲人而喜极而泣!因为我了解亲爱的父亲那颗慈祥又善良的心,因为父子心灵相通,我了解父亲……


(1)


(2)


(3)

责任编辑:余淘

相关作品
留言本 | 关于芙蓉网 | 栏目介绍 | 联系我们(国光校友工作坊) | 联系邮箱 | 粵ICP备 05142928号   
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