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校友文萃
您的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 > 校友文萃 > 2015年校友文萃 >

不负观音不负卿------------黄种酷(南安)高中99届【校友文萃】

上传时间: 2015-12-24  【字体:

不负观音不负卿
黄种酷(南安)高中99届

    去蓬华去了好几个地方,天柱山的神奇,山城村的美丽,让人留连忘返,留在我们心间的那些新奇都随白云飘去,山上的风早已经吹散了我们的离情别绪。

    去山城村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山后(山城村以前叫山后村)的观音文化,听讲解员介绍华鼎岩山后观音文化的源流及其发展的过程,有几分欣喜,几分感动,欣喜的是能够在这里听到关于山城村郭氏十一世祖的爱情故事,这几百年来山城郭氏能够将观音文化保留和传承的这么好,这是在守护一种信仰,那就是爱的供养,在信仰中将爱情守护得如此美好,让人感动。相传山城村郭氏十一世祖郭石山,年少时随父亲到厦门谋生,做起了穿街走巷的卖货郎,在南普陀寺遇见了皈依佛门的郭氏十一世祖母黄氏,郭石山有时候路过南普陀寺总要添点香油钱,他乐善好施,为人正直本分的品行打动了黄氏,一来二去,便情根深种,南普陀的住持看在眼里,心生恻隐,有意成全,遂让黄氏还俗回家。致此,黄氏由厦门嫁到山后村,厦门到山后路途遥远,山高峰险,野兽频出,父母怜其跋山涉水,一路艰险,特地把自家供奉的南海观音做为女儿的保护神随身陪嫁,让观世音菩萨保佑女儿一路平安,一生幸福。

    黄氏嫁到山后村与丈夫过起了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她将那座沉香木雕刻的南海观音供奉起来,每天梵香侍佛,参禅诵经。郭石山和黄氏先后育有五子,山后郭氏族人不断发展壮大,人丁兴旺。郭石山和黄氏的爱情故事在山后村为人们所津津乐道,黄氏随身陪嫁过来的那尊观音,其实是他们爱情中的一根很好的纽带,郭家的后人对观音的信仰就这样传承和发展起来了,形成当地特有的一种文化,我想那是对爱的一种信仰。

    黄氏有出世的练达与入世的安然,能够将观音文化颂扬并传承下来,这就是最好的传世礼佛,能够勇敢地踏出樊篱,大胆的追求爱情,幸福的嫁给郭石山,实在是值得称颂的一段佳话。山城村郭石山和黄氏的故事让人对爱情有更多的憧憬,他们是幸福的,然而,同为佛门中人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就不那么幸运了,他那些浪漫的传说在西藏流传很广,但他的爱情都以悲剧告终,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让他不能够有太多的空间和选择,他虽然厌倦了那种单调而刻板的黄教领袖生活,但却自始至终也无法摆脱那种束缚,这样使得他对世俗生活的渴望越来越加强烈,然而特定的身份让他无法超脱,使得青梅老去,竹马远走,那些风花雪月如同挂在天边的虹,美丽却短暂。仓央嘉措追求过他的爱情,却又无法获得他的挚爱,这太多的遗憾伴随着他的修行,青海湖畔的风有些凄凉,摇落了仓央嘉措的梦,他曾经忧虑过,害怕过,担心过,自醒过,又无奈过。“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是最为真实的写照,一切显得那么无奈与悲伤,不负如来却负了卿。仓央嘉措的悲壮,郭石山和黄氏的超然,两个不同的故事版本,两种不同的结局,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仓央嘉措让爱他的人显得如此脆弱和悲凉,负了卿卿的一片痴情,黄氏嫁给郭石山,将修行和生活融为一体,做到不负观音不负卿,这种超然与洒脱,显得如此美好。

    两个不同的个体,两种不同的修行,仓央嘉措特立独行,黄氏超然洒脱,他们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世人感受到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是他们让人们领悟到真正的教义。

此文曾发表于《南安商报》

责任编辑:余淘

相关作品
留言本 | 关于芙蓉网 | 栏目介绍 | 联系我们(国光校友工作坊) | 联系邮箱 | 粵ICP备 05142928号   
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