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8年作品推荐
您的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 > 作品推荐 > 2009-18年作品推荐 >

番石榴熟了的时候----------郑梦如【作品推荐】

上传时间: 2018-06-08  【字体:

番石榴熟了的时候
郑梦如

(张庆春校友推荐)

    在五里街阔庭巷内,我们家斜对面有一座古厝,就是兴叔的家。兴叔的子女不在身边,平时老夫妻做龟糍粿为生——榜舍龟、发酵米龟、鼠壳龟、萝卜丝肉龟、观音豆咸龟、花生糯米糍、芝麻糍……品种繁多,物美价廉,都是人家自找上门订做,从不用到街上叫卖。

    每到 “土地生”“灶君生”“观音生”等神佛的生日,兴叔还给左邻右舍赠送几个榜舍龟, 大家不好意思接受,他会笑着说:“都是邻居自家人,别客气。”如果你再拒绝,他会生气地朝你沉下脸:“榜舍榜舍,有舍有得;我舍得财,你受得福……”那时我多么希望天天是神的生日,因为有了这日子,我就可以吃到甜美的榜舍龟了。当然,吃了人家的东西谁都懂得感恩:小巷孩子们远远看见兴叔兴婶,都会大声甜甜地叫他们。

    兴叔屋后一个一百多平方的菜园子,种着不少果蔬花卉,东北角有一棵高大的番石榴树,树下有一间厕所。

    那时,小巷有两间厕所,一间是巷尾的公共厕所,较远不大干净;一间是兴叔家的,离我家近又干净。那时粪便是可以卖钱的,我爱上他家的厕所——心想为他积攒点“便钱”。

    我走过兴叔兴婶的“过水”,经常看见兴婶跪在佛龛下拜菩萨——双膝跪地,嘴里念着阿尼陀佛,一拜,小脚一翘一翘的,煞是好看的;坐在桌旁喝茶的兴叔就立即放下茶杯笑眯眯地向我招招手:“阿狗呀,来看老叔啦,来来来——”待走近,他从口袋里摸出两颗糖果或一小包咸酸枣塞进我的裤兜里,然后呵呵笑起来……

    八月番石榴熟了,我每天总是想着法子上他家的厕所——有时一天去了两趟。当夏晨的阳光照进兴叔家开了的大门,我急冲冲穿过“过水”和兴叔兴婶问声“早上早”——兴叔兴婶以为我方便急,轻声说:“阿狗我奴啊,走好呀,别摔倒咧!”我嘴里“好好好”瞎应着,眼睛却看到园里去了,脚也迈得快……

    到了番石榴树下,见没人,就在地上寻找着——当看到一个黄里透红的番石榴,就捡起来用手擦了擦,塞进嘴里就吃起来;要是不见果子,就用手摇几下树干,“扑扑扑”总有几个成熟的番石榴掉下来——捡几个藏进裤兜里,拿两个跑进厕所关上门美美地吃起来……

    兴叔家种的是台湾的冰糖番石榴,硕大皮黄好看,吃起来酥软冰凉清甜,沁人心脾,余味无穷。

    过几天,我发现厕所门外多了一桶清水,是让我们解手洗手的吧!呵,兴叔兴婶想得真周到!用这清水洗了番石榴吃,不是更干净吗?

    又过几天,地上找不到番石榴了,三四个撒落在离厕所五六米远的石桌上,一两个落在石椅上,多新鲜干净呀!我不假思索捡两个藏在裤兜里,拿两个“现场”解决……

    一连几天,番石榴不是三四个就是五六个撒落在石桌和石椅上,就是不掉在地上,莫不是——我顿悟了:一定是摇树捡番石榴被兴叔兴婶发现了,是他们有意安放的!一种羞愧和不安从内心升起,我决定不再上兴叔兴婶的厕所了。

    第三天,兴婶捧着一小竹箩的番石榴笑盈盈地走进我家,说:“彬婶啊,和你做邻居真好呀,这几个番石榴送给你孩子尝一尝。”母亲不好意思接。“咱是好邻居,托大家的福才结这果子,有福共享嘛!”见我在旁边,她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怎么不上我家啦?到哪做客呢?”见我低头不语又转向我母亲,“番石榴都熟烂了,阿狗手脚麻利,我想叫他这几天帮我摘送给……”“好啊——不过不知他懂不懂的……”“你阿狗乖!懂的懂的!”兴婶笑着看着我央求,母亲只好答应了。此时我心花怒放——近水楼台先得月,摘果自然可以吃果。我再不用偷偷摸摸捡落果啦,可以公公开开上树摘果子吃啦!

    一连几天,我早早上兴叔兴婶的家——我站在树上,兴叔兴婶站在树下,由他们指挥我采摘。他们总是先叫我吃几个再去摘;只许我采摘离地面近的枝丫的果子,不准摘树梢的——怕我摔下来。

    每天只摘二三十斤,分成十几份,然后跟在兴婶的身后,挨家挨户送出去。我是采摘手,除了吃饱外,自然多分得一份。当然更高兴的是:当我帮兴婶把一竹箩番石榴递到邻居手中,兴婶不忘把我称赞一番:“你看阿狗真乖,懂得疼老人……”邻居们也跟着“是呀是呀”称赞一番,此时我真得比吃蘸蜜番石榴还甜。

    那几天,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每天夜晚睡觉前我总是对母亲说:不要忘了,天一亮要记得叫醒我。“不要脸,贪吃鬼!”母亲总是催我快睡。但是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明早我会不会睡过头呢?我该采哪枝树杈的果子呢……

    最后一次是采摘树梢的,兴叔叫大人们来采摘。他选择最大最熟的番石榴捧一箩给我母亲:“你们人多,让阿狗太辛苦了……”

    山再高也有顶,水再长也有源。兴叔的番石榴还是被摘完了,我是多么惋惜惆怅呀!因为这快乐的时光只能等待明年八月番石榴成熟的时候了……

    日月如梭,五十年一挥间。小巷依旧,兴叔兴婶家的菜园子还在,园中番石榴树还增加两棵,唯独不见兴叔兴婶了……

 

相关作品
留言本 | 关于芙蓉网 | 栏目介绍 | 联系我们(国光校友工作坊) | 联系邮箱 | 粵ICP备 05142928号   
版权归作者所有